复盘腾讯的2018:在挣扎中重新建立规则 - 纵横四海影城

复盘腾讯的2018:在挣扎中重新建立规则

来源:人气:6181更新:2018-12-29 19:12:02

在《泰坦尼克号》中,这艘万吨巨轮首航横跨大西洋。当时很少有船能比得上这艘庞然大物了,它被称为“永不沉没的巨轮”。

但在处女航中,它撞上一座冰山,这座冰山给它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

回顾过去的2018年,腾讯的经历和泰坦尼克号有许多相似的地方。这艘中国互联网的巨轮已经平稳航行多年,习惯于处在中国互联网世界的中心。

2018年注定会成为腾讯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一年,这一年是腾讯的20周岁,马化腾在看似风平浪静的海面上瞭望到了一座冰山。因此,腾讯自上而下开启一轮新的改革,以确保这艘巨轮继续航行下去。

这也是腾讯史上第三次大规模组织架构调整,其中有多项改革措施,试图重新建立平台的规则,连接一切。

1

对于腾讯来说,股价在2018年似乎成为了腾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因为腾讯的股价在2018年仿佛坐上了过山车。

当然,不可否认在当前的大背景下,不只是腾讯,连阿里巴巴的股价也缺乏增长的动力。然而,腾讯的股价是其中比较典型的一个案例——一位腾讯老员工向凤凰网科技表示:“在过去的几年中,腾讯股价的疯狂增长为我带来了北京四环一套房,快速下跌,带走了五环的一套房。”

2018年3月,腾讯的股价达到475.58港币的高位,这意味着在一年半的时间内,腾讯的股价实现了翻番。不过从那以后,腾讯股价持续走低,一直下探到251.4港币的低位,基本上相当于2016年底的水平。

2018年11月,在公布本财年第三季度财报之前,腾讯连续23天进行股票回购,花费高达3870亿港币,但是股价依然没有回到巅峰时期的水平。

在已经公布的2018年三个季度财报中,腾讯收获了多个尴尬记录。三个季度的营收分别为:735.28亿元、736.75亿元、805.95亿元。对应的净利润分别是:232.9亿元、178.67亿元、233.33亿元。

其中,腾讯在2018年第二季度的营收创三年来新低,净利润更是在13年来首次出现同比负增长。而整三个季度来看,作为现金流的游戏业务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并且是越来越差,原因主要在于游戏版号的限制导致“吃鸡类”游戏,空有用户量但无法进行商业化。

从海外引进并首先上线的《怪物猎人·世界》主要是为了打造WeGame平台,但随后游戏被举报并下线,WeGame平台惨淡收场。

不过在2018年底,腾讯收到了来自游戏的利好消息,相关部门已经开始解冻游戏版号,正在对排队申请的游戏进行过审和发号。只不过积压太多,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才会陆续有新游戏上市。

受到利好的刺激,腾讯在12月21日当天的股价收涨4.5%,市值重新回到3万亿港币。只不过在随后的交易日中,再也无法重现往日“节节攀升”的荣光,一直在3万亿港币的市值徘徊。

这说明,受困于政策的波动,游戏业务已经无法成为腾讯在下一个互联网周期的支撑。腾讯也早就意识到,不能把未来继续押注在阴晴不定的游戏行业上,所以腾讯推出了一系列业务、人才以及组织架构上的改革措施。

2

2018年9月30日,腾讯官方宣布将原有的七大事业群调整为六大事业群,最新的组织架构为:企业发展事业群(CDG)、互动娱乐事业群(IEG)、技术工程事业群(TEG)、微信事业群(WX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并宣布成立技术委员会,打造腾讯技术中台。

这一变化在于,原有的三个事业群:社交网络事业群(SNG)、移动互联网事业群(MIG)和内容事业群(OMG)合并重组,成为了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平台与内容事业群。

这次调整是腾讯继2005年和2012年之后第三次重大的组织架构调整。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认为,这次调整既是专注于眼前业务,也要立足于长远发展。腾讯公司总裁刘炽平则将此次调整看成是腾讯“连接一切”战略目标的实施。

阿里巴巴早在2015年底进行的组织架构升级中,就提出了“小前台、大中台”战略;包括京东、美团等互联网公司在内,中台整合、前台输出已经成为标配。在此次腾讯的组织架构调整中,也提出了中台策略。随着机构体量日益庞大,腾讯打造中台,整合内部资源一致对外已经不可避免。同时,随组织架构调整的还有腾讯的人才策略。

3

作为一家拥有超过5万名员工的超级互联网公司,腾讯也饱受内部体制僵化、人心安逸的困扰。许多年轻人来了腾讯,又离开了腾讯,然而中层、高层却永远都是熟悉的面孔,这与阿里巴巴业已成熟的接班人制度已经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在11月9日腾讯20周年的内部庆祝活动上,腾讯公司总裁刘炽平代表总办对外宣布了“青年英才计划”,在这个计划中,腾讯将20%的晋升机会留给年轻人,并且这是一个硬性的百分比。

对管理者来说,培养和提拔多少年轻人,也将成为一个管理考核指标。在激励方面,腾讯还将在现有体系之外设立奖励计划,用于激励有潜力、对公司有贡献的年轻人。“除了要给年轻人晋升的机会,我们还会要一批干部退下来,腾讯不可以有干部终身制。”刘炽平进一步强调。

腾讯还在内部传达了高层在人才改革上的要求,具体内容是:组长、总监和副总裁三个级别的管理者中,各有20%的人需要低于一定的年龄,按照目前来说,分别是28岁、30岁和35岁。

在马化腾看来,当前腾讯的股价很低,源自于腾讯内部缺乏创新的活力和动力,这是人才机制过于僵化造成的。过去腾讯内部在“赛马机制”的刺激下,诞生了诸如微信等伟大的产品,但从那以后,腾讯再也没有耀眼的产品出现,特别是在云和短视频上。

4

腾讯组织机构调整的最直接表现就是全面扶持云业务和内容平台。

以云为载体、微信、支付等为平台,借助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腾讯提出打造“产业互联网”的口号。在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的企业家分论坛高峰对话上,马化腾就在和李彦宏的对话中讲述了腾讯产业互联网理念的由来。

他说:“问题主要是来源于我们过去的经历,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这么一个简单终端的改变,但是却造成一个产业界的重大转型。基本上,我们在讲的互联网,我们90%以上都是讲的移动互联网,尤其是现在在5G推出的前夜,我相信可能这是未来很大的一个转变的基础。”

腾讯在医疗、教育、交通、金融等行业陆续推出解决方案,全面帮助传统行业的数字化改革。只不过目前腾讯在云业务上的营收相比较阿里巴巴还很小,并且在未来还要面临来自华为、联想、百度等企业的竞争。

此外,全新成立的平台与内容事业部则体现腾讯在内容领域的野心。企鹅号成为腾讯在内容领域的分发中台,借助QQ浏览器、QQ、天天快报、腾讯新闻等产品对外分发内容。

不过短视频依然是腾讯的心病。微信一方面帮助微视屏蔽竞争对手,一方面开放入口对微视给予流量扶持,但是目前微视依然像付不起的阿斗,在和抖音、快手的竞争中完全落后。

除了微视以外,腾讯还推出许多款短视频产品,比如Yoo视频、下饭视频、闪咖、腾讯云小视频、时光小视频、哈皮等。只不过,目前尚未看到能够冲击抖音、快手的产品出现。

5

相反的是,腾讯的投资业务则越来越成为亮点内容之一。在过去的三个季度财报中,腾讯公布的投资收益就已经累计超过150亿元,其中最大的收益来自于美团点评的上市,其他包括虎牙直播、拼多多、趣头条、同程艺龙等。

这一数字预期还在继续扩大,因为在第四季度,还有腾讯音乐和蘑菇街的上市。而在2019年,备受瞩目的斗鱼直播、快手或也将登陆资本市场,为腾讯的投资收益加码。

基岩资本副总裁岑赛铟认为,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市场给予腾讯的估值基础在于其把控了微信等流量入口,并在这个流量入口的基础上构建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涉及了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而在2018年,以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app成为市场主流,而腾讯在短视频领域暂时落后,再加上游戏市场进入存量博弈时代,使得股票价格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回调。但是只要腾讯在社交这一块的地位不变,就无需太过担心其未来的发展。

同时他还看好腾讯云为未来的发展。他认为,腾讯云以公有云为主,重点布局游戏云和视频云,与腾讯本身的业务具有较多的一致性,是基于QQ、微信、腾讯游戏等本身的强势业务和海量数据发展而来的。

6

曾经的掌舵人陆奇在离开百度后,百度曾经遭遇舆论的压力和质疑,但是很快地李彦宏带领百度继续走在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的道路上,基本算是站稳了脚跟。

阿里巴巴在马云确定退休时间后,也很快地确定了接班人和团队,高层正在有序不紊的更迭。

而唯有腾讯,至今依然是腹背受敌,陷在挣扎之中,唯剩社交的大旗苦苦支撑。

祖籍汕头的马化腾,此前保留着一个习惯,在吃火锅的时候喜欢用公筷,如果有人用了自己的筷子插入锅中,他不会言语,但是不会再吃一口。如今,他试图在重新建立一个规则,自己煮东西,然后用公筷,给桌上的每一个人夹菜。

即将到来的2019年,马化腾迎来本命年,腾讯也将面对又一次大考。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