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健的200亿骗局,正在追杀1000万中国家庭! - 纵横四海影城

权健的200亿骗局,正在追杀1000万中国家庭!

来源:人气:8693更新:2019-01-07 15:26:50

这场战争与我们每一个人有关,无论丁香医生站在什么立场与权健硬碰硬,结果我们都喜闻乐见。

在这篇文章里,馆长只想跟大家说一下,权健是一家怎样的公司,做过的事又是怎样的荒谬。


1

2018年的最后几天并不平静。

这一次闹出轩然大波的两个主角,是丁香医生和权健。

事件的起因,丁香医生在12月15日的时候,发表了一篇《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的文章。文章收获了微信改版之后的第一个10万+好看,足见其火爆程度。

这篇文章为人们揭开了一个保健品商业帝国的秘密,引发了全民关注和热议。

权健保健品,打着中医的幌子,祸害的老百姓不知有多少。毕竟,这家公司的年销售额将近200亿。

丁香医生的文章里,权健集团的罪状一一被起底。

一个名叫周洋的小姑娘患有骶尾部恶性生殖细胞瘤,在病情并不稳定,医生建议继续化疗的情况下,她的父母被权健所骗,服用该公司所产的“抗癌”产品两个月,以至于病情恶化、奄奄一息。

然而在权健公司的宣传中,周洋已经在权健重获新生。悲痛的周洋父亲把权健告上法庭,却败诉了。

这也并不是第一起对权健维权却失败的案例。

在权健公司的宣传中,它生产的保健品简直是有神乎其效的功能:

一双保健鞋垫虽然将近两千块钱,但它不仅能治心脏病,治牙疼,最神奇的是可以用鞋垫刮脸美容;

一片所谓的“负离子”卫生巾简直是“神的礼物”,女性的一切妇科疾病都能治,连男性的前列腺炎也不在话下。

而据说是权健发家源头的火疗就更不得了,烧哪治哪,只要你敢烧,没有治不了

丁香医生把权健公司扒了个底朝天,权健一看火烧屁股,连夜发出声明:“丁香医生”发布不实文章,委托的律师事务所向丁香园发律师函并要求删稿。

丁香园方面也来者不拒,刚得很,转发了权健的声明,并表示:文章内容属实,为说过的每一个字负责,拒绝删稿。

眼见来硬的不行,今天权健公司的律师事务所又表示,与丁香医生是同行,这样很不友好。

然而丁香医生并不买账,回应称,“同行?你是不是对同行这个词有什么误解?你问问中国几百万医务工作者,谁和你同行?”并表示,已留存证据,关键物料等,如果权健要起诉,那就来吧。

事件进展到目前,已是与老百姓息息相关的大事,有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结果如何我们安心等待就好。

在最终结果出来之前,馆长想和大家聊一聊关于权健、关于保健品,以及关于直销的那些事。

2

也许有人对于权健这个公司并不是很了解,那我们就先来看一下工商信息里对于权健自身经营范围的说明。

在启信宝的官方企业介绍中,工商信息上明显的写着权健的经营范围。

简单地说,权健就是一家以保健品和医疗为核心业务的集团公司,当然,权健旗下还有一家癌症医院。

馆长先不谈权健肿瘤医院和权健的医疗业务,先来谈一谈这次丁香园与权健互怼的争论点——“保健品。”


权健集团的保健品是其旗下一家名为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进行主营的,其注册资金3.45个亿,仅次于权健集团的4个亿注册资本,由此能看出权健对于保健品业务的重视性。

但权健的保健品业务并不是大家印象中的维生素那么简单,在企业查询的过程中,权健自然医学以及许多保健食品公司都被吊销营业执照。

可能有的朋友会好奇,吊销营业执照又怎么了,这就能说明什么了么?那我们来看一下国家对于吊销营业执照的几个主要原因。

这些原因暴露了权健所存在的问题,而以保健品为主的业务公司出现这样的漏洞,也刚好能够证明这家以“保健品”出身的公司并不是清白的。

那么为什么现在的权健还能安稳的营业呢?主要是权健现在有了自己的商业把玩手段。

在主营保健品的业务里,权健通过厂商加盟门店的方式将保健品售卖给消费者,这样可以让自己一方面赚取利润,另一方面出现问题时,责任由门店与经销商承担问题风险。

既可以规避风险又可以高枕无忧,权健的这副牌打的真是天衣无缝。

3

那么权健就有没有出过什么问题么?他又是怎么转入正规军的呢

答案是有的,权健曾多次因为涉及传销等问题被法院判决,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我们搜索到了多条判决文书。

并且在央视新闻中,还曾经报道过权健关于传销和直销的事件。


尽管如此,权健却在13年之后脱胎换骨了,因为他们拿到了《直销经营许可证》。

由此,权健开始了新的运作方式,类似于传销的新的销售方式,也就是最接近南派传销的运作方式。

在馆长看来权健主要做了3点:

洗脑运营:将目标群体集中在一起,会上分享创业以及治病救人的故事,疯狂的企业文化,加上听起来轻松成为百万富翁的梦想,以及南派传销不束缚人身自由这一点,让大众沉溺其中。(这一点馆长会在结尾附上丁香医生的暗访视频)

分级营销:通过分级制度,购买一定的金额产品成为不同等级的经销商,发展新的下线成员,同时带来更多的收益,虽然这个方式很愚笨,但就是这样的方式和洗脑运营,让权健的仅一个体系就有数万到数十万人的规模,也就促成了今天的权健帝国。

洗白:经历过几次案件之后的权健,将自己在网络上的全部信息并不标明疗效等文字全部去除,不会在产品上提出明显的疗效与规避风险,甚至通过购买球队以及在高铁列车上打广告来抬高自己。

事实上,权健的药效和治好疾病等信息皆由母公司授意,由线下经销商或者个人发布,从而避免自身的风险,周洋父亲法院的败诉就是因为这样的方式。

权健作为百亿的帝国集团,从肮脏到洗白,他们已经十分明晰大众的动向以及如何行走在法律的边缘。

真正让我们心痛的不是那些进到权健账户里的钱,而是因为权健逝去生命亦或是倾家荡产的家庭。

4

看着如今的权健,馆长不禁想起了鸿茅药酒。

“一瓶鸿茅酒,天下儿女情”。

去年12月,广东谭医生发表了一篇名为《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文章,谭医生说,鸿茅药酒的广告宣传夸大了药效,且长期饮用鸿茅药酒会对老年人的身体造成损伤。

随后发生的一切,令人瞠目结舌。

2018年1月,谭医生被凉城县公安局以“损害商品声誉罪”跨省逮捕。

2018年5月,谭医生发表声明向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致歉,随后该公司表示道歉并撤回诉讼。

这起由谭医生个人发起的公关危机,鸿茅药酒安然度过,药酒可以继续售卖。

但即使到现在,鸿茅药酒依然没有正面回答文章中提到的原料来源、药效疗效等问题。

鸿茅药酒没有解决问题,只是解决了提出问题的人。

同样是巨头公司,经营产品同样是保健品类,同样遭受公关危机。

但这一次,发出质疑声的是业内知名的丁香医生,更有《人民日报》出来发声,权健已经无法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鸿茅药酒虽然依旧可以售卖,但民众对它的信任,恐怕早已消失殆尽。同样,如果不能给出令人信服的理由,恐怕权健帝国就此倾覆。

更令人惊异的是,经过多方查找资料,馆长发现,权健和鸿茅药酒的联系,远比外界想象的深。

权健牌保健食品共有13种,其中9种由其他公司转让给权健集团旗下的权健,其中圣安明胶囊由北京秦吉达科贸公司转让。

而北京秦吉达科贸公司,如今法定代表人和大股东为鲍东奇,曾经的董事长就是鸿茅国药的掌门人鲍洪升。

而鲍东奇其人,也是鸿茅国药的副总裁,媒体称其一直“跟随鲍洪升打天下”。

除此之外,昱新咀嚼片是由北京巨能新技术产业有限公司转让,而这家公司后因保健品因“双氧水超标”一事陨落。

物以类聚,与这两家如此密切的业务来往,馆长很难对权健生产的保健品放心。

而权健旗下的另外4种保健品,权健牌权恒颗、权健牌昱安口服液、权健牌昱齐胶囊、权健牌昱强胶原都在2016年有过名称变更记录。

正是2016年7月1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制定的《保健食品注册与备案管理办法》实施,规定保健食品名称不得含有虚假、夸大或者绝对化,明示或暗示预防、治疗功能等词语。

上述4种保健食品原名分别是权健牌改善营养性贫血颗粒、权健牌改善睡眠口服液、权健牌钙锌硒胶囊、权健牌增强免疫力胶囊。

原名都违反了规定。

5

从人人喊打的传销组织,到如今的商业帝国,不得不说,权健老板束昱辉是个手段极其高明的人。

对外,以慈善养名声。

2005年至今,权健平均每年投入5000余万元用于社会公益事业,截至目前捐款总额已超过5亿元。

2006年,权健向社会癌症患者免费救助1000余万元;

2007年,权健向社会癌症患者免费救助1300余万元;

2008年,权健向四川汶川地震灾区捐赠巨资和大量物品,总捐助金额约人民币100万元,;全年权健向社会癌症患者救助1700余万元;

......

慈善事业支出看似巨大,对比其营业规模,束昱辉毫不心疼。

对内,利用利益捆绑当地政府和民众。

权健是天津纳税大户,天眼查显示权健去年纳税1.47亿。在2017年天津民企纳税百强榜上,权健1.17亿元排第13。

作为天津企业,权健选择性地不会吸纳当地人成为下线,而是作为自己人吸纳进工厂。

在利益的捆绑下,大后方自然稳定无比。

那这家企业是怎样盈利和发展下线的:


看着这些疯狂的销售人员,我们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这是怎样一门肮脏的生意。

虽然结果尚未明晰,但从馆长调查的资料中,隐隐勾勒出一个吸取全国人民血液的庞然大物。

有多少人购买了权健的保健品,上当受骗。

有多少人本着一夜暴富的梦想,被发展成下线,一个完整的家庭就此破碎。而他自己也成为罪恶的一环。

权健利用一条又一条线,布局在整个中国,吸血一般汲取着民众辛苦工作换来的财产。

馆长希望,所有民众都能擦亮眼睛看一看,为了我们的家人,也为了那些无辜的受害者,这一次,请权健给我们一个交代。


最新资讯